北京赛车pk拾 / 新闻速递 / 正文

FIRST青年电影展成为中国电影圈的练兵场?

即便有了FIRST在中国电影圈充当起练兵场的角色,但在当下盛行大IP、大制作、高投资的市场形势下,青年电影人在行业内的发展依然道阻且长。

7月27日,新的一届FIRST青年电影展竞赛奖项颁发,李安导演之子李淳主演的《郊区的鸟》拿下最佳影片。对FIRST主办方、中国电影行业和多日来持续关注影展的媒体来说,这一时刻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但在主流观众群体眼中,这份获奖名单的颁发或许只是如同石子掉进水中溅起的薄薄一层涟漪。

第12届FIRST影展竞赛获奖片单

第12届FIRST影展竞赛获奖片单

时至今日,FIRST已经走过了12载。2006年,前身为“国际大学生影像节”的FIRST发迹于中国传媒大学校内,五年之后正式落地青海西宁,并更名为“FIRST青年电影展”。如果说北京电影节、上海电影节是国内影迷的两场狂欢,对比之下,远离北京上海、扎根大西北的FIRST似乎是一个对影迷们不太友好的存在。

光是路途遥远、行程不便两项因素就已经将大多数人挡在门槛之外,再加上明星嘉宾阵容比前两者明显缺乏吸引力,以及展映片单多为不知名的文艺影片、独立新作,FIRST容易给大众一种边缘化的感觉,仿佛是一场业内人士的自娱自乐。

但在如今中国电影行业几乎被明星与资本所垄断的情况下,对那些不知名的青年影人和他们带来的小成本独立影片来说,FIRST很可能是唯一一个可以让其走进院线面向观众的平台。所以FIRST的本质其实更像一名苦行僧,整个影展基本由这三个部分组成:一群年年赔钱却年年还要做的策展人,一群心怀电影梦却不知出头之日是何时的青年电影人,以及一堆成本低廉却题材大胆的独立影片。

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FIRST,那就是“穷”。

FIRST影展露天展映场地

FIRST影展露天展映场地

影展本身穷。创办了12年,FIRST至今处于非盈利状态,年年负债运营。从最初落地西宁之时,主要靠着当地政府在文化政策上的支持与少量拨款,再加上合伙创始人的投资,以及来自全国几百名志愿者的无偿助力,FIRST一届一届办到现在。发展到今年,策展方又宣布本届影展从开幕片到闭幕片全部实行免费观影,前期购票款将如数退还。

尽管目前已有阿里、和和、腾讯、黑蚂蚁等多家影视公司以小额奖金、发行支持等不同形式为影展提供赞助,但缺乏资本基础的FIRST现在及未来仍将面临着最严峻、最致命的难关——没钱。

参展影片穷。多看过一些FIRST参展影片之后人们会发现,这些电影基本大多拍摄于农村,且演员多为素人。例如,今年提名了最佳剧情长片的《吾神》,拍摄于中国东北地区导演刘冬雪老家的一个小村庄,里面的演员基本全是导演在本村拉来的街坊乡邻;斩获了本届最佳纪录片的作品《四个春天》,总投资只有用于购置三脚架的1500块,导演陆庆屹仅靠一人一机,耗时6年完成了全片的拍摄和剪辑。

《四个春天》已拿下龙标

《四个春天》已拿下龙标

再拿今年才进入大众视野的话题恐怖片《中邪》来说,影片的最初版本只花费了7万元人民币,用了18天的拍摄时间,2016年在FIRST上拿到最佳艺术探索奖之后,吸引来恒业影业等多家出品方的注资,随后对影片进行了补拍、重剪、画质升级,并向主流院线推出。

原本已定档与《暴裂无声》同天上映的《中邪》最终因宣发问题至今未能公映,但参加过首映场的媒体、观众无一不对该片作出了较高的评价,认为这是一部可以为中国恐怖片市场带来新希望的作品。

穷归穷,影响力日益渐增的FIRST先后为内地影坛贡献出不少新生力量凭借《心迷宫》拿下第8届FIRST最佳剧情长片和最佳导演的忻钰坤,今年搭档姜武携新片《暴裂无声》归来;2013年获得FIRST评委会特别奖的文牧野,执导出《我不是药神》成为中国影史票房排行第五的影片,影片中反映的抗癌高价药问题甚至得到了最高领导人的批示。

如今已有更多的影视公司关注到了这些从FIRST走出来的新作品和新面孔,力推前者进入院线与观众见面,委以后者重任发掘其潜力。然而不得不说的是,即便有了FIRST在中国电影圈充当起练兵场的角色,但在当下盛行大IP、大制作、高投资的市场形势下,青年电影人在行业内的发展依然道阻且长。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扫一扫进入移动端浏览

责任编辑: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