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拾 / 观点&研究 / 正文

需深思!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对明星片酬一刀切发出声明

在影视制播机构集体倡议对明星“一刀切”限酬之后,也有业内人士对这次整顿治理中如何维护行业的前进方向进行了更深入的思考。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前天就发出《团结一致,自律自强,维护影视行业健康发展》的声明,呼吁行业需要发展,规则需要公平,从业者需要被尊重。

在影视制播机构集体倡议对明星“一刀切”限酬之后,也有业内人士对这次整顿治理中如何维护行业的前进方向进行了更深入的思考。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前天就发出《团结一致,自律自强,维护影视行业健康发展》的声明,呼吁行业需要发展,规则需要公平,从业者需要被尊重。

中国电影导演协会认为,目前国内影视行业的总体发展是基本良性的,绝大多数从业机构是在合法经营,绝大多数从业人员的薪酬是合理合法的,不能以偏概全,恶意煽动,进而对于全行业污名化。污名化对合法从业者特别是基层从业者缺乏基本尊重,对影视行业健康发展和社会稳定只能起到负面作用。影视业内的薪酬和制作经费等经济问题、行业合同管理等问题,是市场行为,应该交由市场调节,交由工商和税收部门监督调控。

声明中指出,少数从业人员不合理的“天价片酬”造成制作费用受限,从而影响创作质量也是导演群体经常面临的问题,而少数从业人员和公司可能存在的偷税漏税行为更是令人感到愤慨。中国电影导演协会认为,目前造成行业内某些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绝不仅仅是“天价片酬”和“偷税漏税”这些公共舆论的热点问题。政府部门应该管理的、业内公司应该共同重视的是市场公平问题——诸如一段时间以来在某些平台和制作机构之间存在的收视率、点击造假、电影票房造假、制作发行垄断、宣发恶意竞争,乃至金融资本将影视作品工具化等现象,同样是会妨害行业发展的症结问题。

对此声明,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以及影评人谭飞,昨日进行了解读。 

限酬行动不能变为 群众性的批判运动

问:请问二位对近日的演员片酬限价一事以及导演协会声明怎么看?

尹鸿:明星片酬问题,其实几年以来一直是社会舆论关注的一个焦点,也受到了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现在是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之下,行业有一个基本共识,就是应该更好地去协调产业相关环节的关系,更好促进影视行业的发展。这是一个大的背景。

其次,在各种力量的推动之下,大家也在想办法怎么能做到对价格的一些限制。包括最近出现的各大平台、各大影视公司关于限价的一些宣言,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在回应舆论的一些压力,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当然是否最终能够实现实际上还有漫长的道路可以走。

第三个问题,其实就是导演协会声明所表示的,我们要防止对影视行业一些不良现象的批评,演化成一场群众性的批判运动。这个行业在过去的十年当中取得了非常快速的发展。

当然因为跑得太快,难免会有许多坑,但是我们应该相信行业在市场的推动之下,在市场成熟的过程当中,会有一定的自我调整调节的能力。所以我们希望它不要变成一个运动式的治理。运动治理表面看起来轰轰烈烈,实际上会有很多后遗症,也会影响这个行业自身的有序发展和变化。

谭飞:怎么限,是相对限还是绝对限,一直以来都有巨大的争议。我认可中国电影导演协会的声明,我觉得是比较客观和有高度的,特别是第五条提到的政策指导、市场调节、行业自律,必须并行才能保证。影视业的正常发展,要在法律的前提下进行,不能朝令夕改,破坏其严肃性。经过周密调查研究后出台的方案才能保证行业的良性可持续发展。

影视业除了高片酬,还有假收视、假产品

问:业界担心抑制“天价片酬”落实难,怎么看?

谭飞:这种限价,愿望很美好,但是你知道现在很多强势的明星,他们有很多方式来变相获取更高的片酬。所以我觉得还不能太乐观。但是,是不是有了这个开始就会变好?我是认可的。有了点上的东西,迟早会带到面。

天价片酬其实只是影视行业问题的一个环节,还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比如说收视造假,播出平台的欠款,这些都是可能非常严重的困扰。中国影视发展的问题,如果你只解决“这个”而不解决“那个”,那“这个”也难落实。

尹鸿:凡事欲速则不达。不要想我们今天有个宣言,明天就能解决。他其实是说观念意识管理、产业成熟各方面一起作用。中国影视业的发展很快,所以我们要相信给它一定的时间,它有能力可以把这些问题逐渐解决。

这一轮管制的效果可能还需慢慢观察,但我还是说他有积极的信号——那就是使得各个方面都开始关注这个问题。当然,我们不必过度放大,要相信社会舆论的监督和行业自身的成熟,可以帮助我们解决好这个问题。

所以从最终来讲,我们还是希望这一次的限价行为,不要是一个运动型的解决,而是推动行业内各个方面充分认识到合理的产业链环节对于整个行业发展的长远价值和意义。随着产业的成熟、随着市场集中度的提高、随着这些领导性企业真正愿意表率性地承担好责任,我们就能够逐渐让影视圈的一些乱象得到改变。政府更多的是增加市场监督,把假收视、假产品等问题管理好,做好有法可依。

片酬占比五成以下为国际通例,中国常占到六七成

问:九大影视制作公司发表的联合声明中,提出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总片酬(含税)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元,两位怎么看?

尹鸿:片酬究竟多高算高、多低算低,不同类型、不同作品,其实差异非常大。不见得拿一百万就不算高,也不见得拿一千万就算高,实际上,很难判断。这个限定在更大程度上是一种社会共识,是大家都希望来调整好关系。但是我们要防止过犹不及,防止一拥而上地来批评这个行业。如果让这个行业自身不能推出优质的作品,最终受害的还是观众。

谭飞:这样的联合声明,我的看法是它具体怎么执行和执行后是有什么效果。这些,现在还无法完全预言。因为这个行业的问题不是单个问题,不只是演员片酬的问题。演员,其实有他们弱势的一面,应该说中国现在影视的问题是结构性问题。

问: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人民币在当下的影视市场,是否合理?

尹鸿:大部分国家,片酬在整个制片比例当中,都应该控制在百分之五十以下,但是中国现在达到百分之六七十的都常有发生。这样确实会影响到制片的质量。更要命的是,现在演员签的都是税后片酬,加上税这个价格就更高了。所以为什么现在这个问题变得对整个行业影响如此大——不光是片酬,还有谁交税的问题。一些代扣代收税,会带来很多负面问题。

至于100万、5000万,这只是一个高限。不同的产品、不同的类型,其绝对价格的标准差异是非常巨大的,很难用单一标准去判断。

谭飞:我觉得片酬占比是百分之三十到四十比较合理。但限制片酬,不代表这些钱就转到其他制作成本上,真的不要这么天真地认为。

关键词: 中国电影 导演 协会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扫一扫进入移动端浏览

责任编辑:影